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介绍 > 委内瑞拉民粹退潮后

委内瑞拉民粹退潮后

拉美的左翼浪潮走到了一个转折点。继阿根廷中间偏右的竞选联盟击败左翼执政联盟后,2015年12月7日,委内瑞拉也随之丕变,反对党联盟在议会大选中击败执政十六年的执政党。74.25%的极高投票率,相差悬殊的席位比例,使拉美激进左翼旗手查韦斯的接班人,马杜罗总统,面临在2016年被“罢黜公投”提前下课的风险。

选举的亮点之一是马杜罗的态度:“这是宪法与民主的胜利,我们承认并接受结果”。对委内瑞拉来说,这意味着其国家治理的核心框架基本经受住了本次议会政治的考验,一些国家所担忧的“动荡”或严重的“街头冲突”并没有出现。

一种看上去很现代的政治框架能否维持良性运转,场上运动员是否遵守规则,是核心要素。在委内瑞拉的选举中,公民通过选票有序出场,选举过程基本公正而透明,败选者自愿接受结果。这给委内瑞拉的经济困局,留出了一线生机。

问题在于,娜拉走后怎么办?

委内瑞拉的投票率之所以高,最直接的诱因,是人民对2016年预期150%的恶性通胀无法忍受。把买餐巾纸的钱直接用来当纸用,甚至已经更划算。

通胀背后则是经济的严重衰退。95%以上的外汇收入依靠石油出口,国际原油价格持续大幅下降,资源依赖的“荷兰病”重症发作。再加上激进左翼的“玻利瓦尔革命”,为了反对“资本的剥削”,采取一系列的国有化与反自由市场措施,至少-7%的衰退正成为现实。

缺少财富创造的自由市场,导致各种基本物资的匮乏,又要将60%的石油收入用于贫困人群。在现实困局面前,马杜罗政府除了一手限物价,一手发货币,造成天悬地隔的黑白二元经济外,别无良策。

并不是笼统地说拉美激进左翼追求公平的施政理念有问题。即使在偏市场的政治哲学家诺齐克看来,起点正义、交易正义与矫正正义,也是正义的三个基本环节。问题在于,怎么界定公平正义,通过何种方式追求公平正义。

委内瑞拉的复杂之处在于,即使在1958年跨入民主政治之后,其严重的腐败依然如故。委内瑞拉的政党政治长期被视为“盟约民主”,在左翼看来,精英们达成的实际共识是,主要的利益由这些实际权力掌控者分享。即使轮流执政,也大致不影响这一利益分配格局。

正是以此作为切入口,查韦斯等激进左翼对代议民主进行批判,创造推行“参与式民主”,通过引入大众力量,来反对“官僚权贵体系”。然而,激进左翼的这套方案,不仅没有解决腐败问题与提高民众生活水平,反而加剧了普遍的贫困。带来的更大问题是,使基于财产权的现代公司及市场经济无法成长。蛋糕都没有了,分什么?

对委内瑞拉而言,激进左翼的退潮,只是意味着选民们对经济衰退的不满。然而,右翼能取消查韦斯派承诺给选民的福利蛋糕吗?如果下决心修复对市场精神的伤害,资源的重新洗牌过程中,如何保障起点正义与交易正义?

  • 上一篇:A股放量洗盘跌逾2%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最新文章

  • 委内瑞拉民粹退潮后
  • A股放量洗盘跌逾2%
  • 一财独家专访瑞信CEO谭天忠
  • 东莞一男子冒充警察查车
  • 没有焰火的故乡
  • 区块链给互联网带来秩序
  • 全讯网新2:逛景区可免费上网
  • 天下第一泉,泉水位跌破红色警戒
  • 随机推荐

  • 天下第一泉,泉水位跌破红色警戒
  • 区块链给互联网带来秩序
  • 委内瑞拉民粹退潮后
  • A股放量洗盘跌逾2%
  • 没有焰火的故乡
  • 东莞一男子冒充警察查车
  • 一财独家专访瑞信CEO谭天忠
  • 全讯网新2:逛景区可免费上网
  • 热门点击

  • 天下第一泉,泉水位跌破红色警戒
  • 一财独家专访瑞信CEO谭天忠
  • 东莞一男子冒充警察查车
  • 区块链给互联网带来秩序
  • 没有焰火的故乡
  • 全讯网新2:逛景区可免费上网
  • A股放量洗盘跌逾2%
  • 委内瑞拉民粹退潮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