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亲历春运广州站

亲历春运广州站

由于2月1日南下广东部分列车出现不同程度晚点,导致广州站和火车东站多趟始发列车循环晚点,最高峰有近10万旅客滞留。广州警方启动火车站地区春运安保二级响应,增派3900名警力前往现场维持秩序。 (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/图)

没有在春节前在广州火车站坐过火车的人,别说你经历过春运?

2016年2月2日,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的广州春运。过去,它出现在眼前的电视里、流传的段子里、凭空地想象里,现在它就在我的身边。

已是春运的第十天,官方说我的身边只有5.6万人。5.6万人是一个什么概念?从东边紧邻车站的公交场站到达西广场的临时候车棚,直线距离大约一公里,平常时节这段路轻轻松松大约需要15分钟,而在这一天,我和我的行李箱被人流慢慢推着走了两个多小时。

我是下午四点出发的,距离我所要乘坐的火车T180发车时间4个半小时。在广州市区打出租,一连几个司机,一听要去火车站,几乎是头也不回的就绝尘而去。连地铁、公交在这个时候,都可以合法飞掉“火车站”站,而不会被投诉。这些天,无论你选择任何交通工具,都不得不提前或多坐一站下车。

我最终是搭公交在距广州站还有一站之遥的越秀公园站下的车。周边的道路早已经封闭,没有任何其他车可以再深入,你能依靠的只有你的脚。在这里,不管你再初来乍到,其实也不会迷路,因为你很快就会汇入一道涓涓不断的人流中。然后,人流不断壮大,它的方向只有一个:火车站。

但路上依然有操着各种口音的人在询问,火车站怎么走?我相信,他们并非疑惑人流前进的方向,而只是希望从过客的回答中得到某种心理的安慰。很多人,甚至还没等到回答,就已经做好了汇入这股人流的准备。

我和一位50多岁的江西大叔结伴而行,大叔扛着用绳子系起来的两个大包,我们跟着大部队一路向西。不到一公里的路上,到处是维持秩序警察、军人。路上还有叫喊着“小板凳,十块一个”的小贩,但几乎没人停下来买;停在马路边休息的人,抽着烟,看着这脚步匆匆的行人,有人时不时举起手机,拍照。这一路,听到最多的是,“怎么这么多人?”

到了东广场的进站口,眼前黑压压的全都是人的脑袋,一眼望不到边。你无从知道前方是什么,最明智的方式就是跟着大队伍向前、向前、向前。抬头看着广州站三个字下面的大屏幕,满满的红色字,写着“晚点三个小时,四个小时,六个小时……“

我和大叔是被推进排队的队伍中的,人流的前进速度大约每分钟十多米。

前进十五分钟后,大队伍走过了第一道弯,我才意识到,这是人为隔开的一条长龙,呈S形。时不时大队伍会停下来,这时有人会趁这个间隙拿出手机举过头顶,拍下这个人挤人,堪比2008年的盛况。

不时有马上到开车点的人急着想挤到前面去,但往往会在招来众怒之后,得到一句安慰的话,“反正都晚点好几个小时了,不用急”。

人流吵吵嚷嚷继续向前,不时有手拿喇叭穿制服的人高喊:不要挤,慢慢走。度过最初的着急、疑惑之后,这时候开始有人调侃地说这是他经历的人最多的春运。

有人的箱子被挤坏了,无奈下也只能抱怨自己的坏运气。也有人晕倒了,这时候会有医生或警察把他扶到边上的空地上,掐人中,喂水,没有其他人会为此驻足,大家往往只是看上一眼,然后继续挪着脚步。

直到有人突然有人喊了一声,“飞机”,才会有不少人抬起头来,原来却是无人航拍器,有人边走边拍照,旁边的人则趁这个速度差在人群的间隙中前行。

一个小时后,终于走过了东广场。警察时不时会人为地控制一下人流。每一次控制之后,前方便会出现一块空地,一放开,人群便如同百米冲刺一样往前跑,比别人快一秒,意味着在队伍中更靠前,更能快一点进入候车棚。

在西广场,临时搭建了16个候车棚。直到7点半多,我终于挤进了第13候车区。一位安徽人听说我用了2个多小时就进来了,无比感叹我的速度,他说,“我们一家三口用了三个多小时”。

临时候车棚播放着车站广播,广播陆续讲着各个列车的候车位置,在候车棚前方的大屏幕上,滚动着各个列车晚点时刻,我数了数,基本上90%的车处于晚点状态,我的车晚点了三个多小时。

晚上八点多,候车的人逐渐坐了下来,这个时候肯定没有检票进站的可能了。大家开始聊天,七八岁的小孩子都在抱着手机玩游戏,听到打电话的人跟电话那头用山东话说着,“火车晚点了,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。”

一个女人一边庆幸着天没下雨,一边又在抱怨着这么多人,晚点这么多,电话那头在安慰着,她越来越焦躁,“我受不了了,烦死了。”

晚上十点多,六百多人的候车棚里,弥漫着烟草的味道,女人们坐在自己的行李上嗑着瓜子,地上到处是瓜子皮,各种塑料包装袋。但很少有人喝水,毕竟上厕所实在麻烦。

十一点多,有了检票的迹象,武警和军人用人墙把人流隔开,一波一波地放人进站。

在候车棚等了将近四个小时,冻的瑟瑟发抖,我跟着人群进了广州站二楼的候车大厅。候车厅里依然全都是人,站着坐着,吃泡面的,眯着眼的……

到了十二点,我终于上了车。一上车,人们就在厕所门口排着队,还有人赶紧拿出泡面吃起来,但还没吃完,卧铺区就熄灯了。黑暗中吃完饭的人爬上了床,开车后十五分钟,列车上响起了如雷般鼾声。

这是我在广州经历的第四个春运,也是最难忘的春运,我滞留时间算起来只有4个小时,这还算比较短的。躺在床上,我想着自己这一天,只有一个感觉,累。

  • 上一篇:同洲电子实控人仲裁减持限售股卖壳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最新文章

  • 亲历春运广州站
  • 同洲电子实控人仲裁减持限售股卖
  • 霍金开微博
  • 皇冠足球投注开户:旅游产业全域
  • 千佛山“三月三”庙会
  • 菲总统候选人:在国家安全和南海
  • 张德江会见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
  • 农业部公布去年12个水产新品种
  • “中国的全球化公司毕竟还是少数
  • 国际机构预测:全球高铁市场2019
  • 随机推荐

  • “中国的全球化公司毕竟还是少数
  • 霍金开微博
  • 同洲电子实控人仲裁减持限售股卖
  • 千佛山“三月三”庙会
  • 国际机构预测:全球高铁市场2019
  • 农业部公布去年12个水产新品种
  • 菲总统候选人:在国家安全和南海
  • 皇冠足球投注开户:旅游产业全域
  • 亲历春运广州站
  • 张德江会见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
  • 热门点击

  • 张德江会见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
  • 同洲电子实控人仲裁减持限售股卖
  • 菲总统候选人:在国家安全和南海
  • “中国的全球化公司毕竟还是少数
  • 千佛山“三月三”庙会
  • 农业部公布去年12个水产新品种
  • 亲历春运广州站
  • 缅甸新政府呈现五大特点
  • 皇冠足球投注开户:旅游产业全域
  • 霍金开微博